深海

前任

因为难得    所以珍视
但真实又恶厌
而梦里    润饰你
润饰你们
成为我最心动的阴影

今天教室

坐姿不对

缺氧更累

凌晨一点

暖床里
尚能听见窗外

你推车嚣过
躲开霜色
驮着生活

真雄已死,虞姬何存?

《霸王别姬》观影分析,主要围绕程蝶衣。
欢迎各位指正讨论,谢绝无脑怼与人身攻击。

        最后一幕抽剑自刎既是程蝶衣从一而终地痴戏人戏不分,也写他的爱情:袁四爷真爱他,当年夜里唱戏喝住他别动;段小楼不爱他,于是转头后发现蝶衣竟已经动刀。更是暗喻,段小楼文革里叛妻渎戏抖出蝶衣之反,儿时真霸王不再,终显出如今假霸王那张皮,真雄已死,虞姬何存?
        程蝶衣真知音是四爷,只可惜四爷爱蝶衣,蝶衣却从一而终地爱着师兄,尽管在他不断进行美化模糊的心里,师兄这个词更多的是象征着当年的保护与多年磨出来戏台子上的默契。
        个人更觉得,有没有可能虞姬爱霸王的戏本子设定,才是是他爱师兄的根源?从一而终的孽爱本是从一而终的痴戏。
        这点从在批斗的那场戏中就能看得出,程蝶衣沙嗓大骂地是师兄背叛了京剧,并没有大吼你不爱我我崩溃了,他追究于菊仙,也是被师兄背叛京剧刺激的结果。程蝶衣觉得菊仙就是根刺,认为她的存在使师兄弟两人感情隔应——又是因为戏,霸王爱新欢顾小家,怎么演好爱虞姬的戏?
        所以有的时候想不太明白各位频繁刷那句“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行”,究竟是感动于他们俩的爱情?还是程蝶衣的执着?而且对于他俩的爱情,我个人其实不太看好:时代疯了段小楼,他为了自保亲诉蝶衣之最,可明明给日本人唱的那一出明明就是为了救他段小楼,段小楼自己会不清楚?先撇开那军官能不能使京剧远扬日本,单看看段小楼是一个被救者身份,这么做,实属有点让这段情染污。而且段小楼抖出程蝶衣是为了讨好四爷宁做兔子,连菊仙都看不下去,更让我不看好这段感情。(其实个人因素有点大,我很不喜欢段小楼这个人😣)
        很多人在弹幕上讲是时势弄人,我非常认可有这个原因,但觉得其实除了四爷和小四儿,其它主要角色的性格、情感的走向并没有什么变化。四爷痴戏,但因为身份问题被批斗,是没遇上百花齐放的时代;小四儿早期不能算是白眼狼,但仔细一想,那个混乱的时代,他既年轻又无人指导,也只能随轰轰烈烈的大流了。小四儿接受不了被打,我也能理解他不是白眼狼,因为可能是站在现代人的角度,我也不太赞成打骂教育(但练功的苦还是很赞成)——哪怕是当时,仔细一分析:小四儿已经融入民主社会,自然接受不了打人,他久离梨园早忘了当年师傅的打骂教育,热血于公平自由而认为师德是旧习。当然,他后来就真的是白眼狼了。
        个人最喜欢的角色是菊仙,她利己又有些粗冲,却非常聪明。利己是人性,粗冲是身份所滞,灵惠是我最喜欢的理由。过段时间再看一遍,再来专门分析她吧。

1

我以为
我曾拥有那座巫山
梦醒时分
我却只能坐在草坪

         身边第一个亲人死的时候,我完全没感觉,甚至想的是她会不会是假死呢,会不会是医生误判,会不会像围圈坐下摆龙门阵的大人口中的奇迹,能突然醒来。
        直到封棺,下凹的坑变成新土的丘,死亡感才落实。
       
        第二个亲人去世的消息,是父母半夜回来拿坐夜防冷的毯子时我偷听到的,事事仿佛一回生二回熟,我立刻接受了死讯。尽管成年人觉得这对学生来说可能会影响上课,做主瞒着我三天,但事实证明,童稚无情,毫无影响,就连上山的路上我都平淡如常。
        但当亲眼看到亲人躺在花丛,红布掩面,即使我都没能看到他的脸,那种熟悉疏冷的感觉却突然使我泪腺汹涌,酸楚溃堤成汛。我余光瞟见他的亲儿正在一旁,顿觉不适合再引来哥哥伤心,于是侧身抹泪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