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

1

我以为
我曾拥有那座巫山
梦醒时分
我却只能坐在草坪

         身边第一个亲人死的时候,我完全没感觉,甚至想的是她会不会是假死呢,会不会是医生误判,会不会像围圈坐下摆龙门阵的大人口中的奇迹,能突然醒来。
        直到封棺,下凹的坑变成新土的丘,死亡感才落实。
       
        第二个亲人去世的消息,是父母半夜回来拿坐夜防冷的毯子时我偷听到的,事事仿佛一回生二回熟,我立刻接受了死讯。尽管成年人觉得这对学生来说可能会影响上课,做主瞒着我三天,但事实证明,童稚无情,毫无影响,就连上山的路上我都平淡如常。
        但当亲眼看到亲人躺在花丛,红布掩面,即使我都没能看到他的脸,那种熟悉疏冷的感觉却突然使我泪腺汹涌,酸楚溃堤成汛。我余光瞟见他的亲儿正在一旁,顿觉不适合再引来哥哥伤心,于是侧身抹泪走开了。